“夏商周”为亚伯拉罕后代所建(下)

本文作者自数年前开始研究“中国文明西来说”,提出了夏、商、周“三代”起源与犹太人有关的论点。在此篇中,作者通过对比“三代”的历法、语言文字、宗教信仰与西部旧大陆文明之间的关系,来验证“三代”的西方起源,提出了亚伯拉罕长子、长孙后代就是“炎黄子孙”的观点。

先不论作者观点对错与否,论证逻辑框架是否严谨,我们将此文整理出来,希望能为深受“中华文明独立起源”影响的各位读者,提供一个从世界角度、从与其他民族相互渊源的角度来看我们这个千年文明古国起源的新观察视角。

xia014???

作 者·简 介

苏三,北京文化学者,因倡导“中国文明西来说”而著称,其独特视角为大陆罕见,被称为最具有颠覆性的历史学者。其代表作为“破译飓风系列”(共八册),其中《向东向东,再向东》与《汉字起源新解》曾分别获得香港凤凰卫视特别推介。最新著作有《新文明简史》、《文明大趋势》。

xia015

历法验证“三代”西方起源

世界上的历法本来可以是五花八门,但旧大陆却大同小异,这说明了一种文明的传播效应。

历法是人类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与标志,是一个地区科学技术的最高形态。在中国历史上历法还是政治的一个组成部分,普通人严禁参与历法活动,否则格杀勿论。历法是如此严肃的一件事,中国“三代”一定会严肃对待,并且会严格与宗主国实现统一。那么,对比中国“三代”与西部旧大陆文明之间历法的关系,就是一块验证“中国文明西来说”的试金石,也是检验“三代为亚伯拉罕后人所建”的体系的试金石了。

先说说中国的历法。中国从20世纪开始并行两套历法至今:农历(阴历)与公历(阳历)。一般而言,阳历以太阳运行为基准,阴历以月亮为基准。这里所说的阳历实际上是罗马教皇在十六世纪钦定的格里高利历。中国传统历法在民国时期叫“夏历”或“旧历”,在文革时改为“农历”的称呼。

严格狭义的“农历”是指以24节气为标志的指导农业生产的一套历法,基本特征是把两个冬至点之间的一年时间划分为24等份,设立24个节气。24节气在春秋时期已经开始盛行。

严格的阴历是以朔望的周期来定月,用置闰的办法使年平均长度接近太阳回归年,又有夏历、汉历等名称。中国现在的阴历实际上是阴阳合历,不是严格意义上的阴历,兼有阴历月和阳历年的性质,也叫夏历、旧历、农历、汉历等。今天依然在实行的这套农历实际上是德国传教士汤若望(Adam John)在西方先进天文学与数学成就基础上经过重大改革的结果。

xia016

那么,更早的古代中国历法是从哪里来的呢?

中国尽管历史悠久,但总体看历法西来的痕迹很重。历史时期的文献记载了经常有印度方向的专家学者进入中国成为皇宫里的历法专家,这是一个总趋势。

除了个别专家的意见,大家比较一致的认为,“夏历”实际上不是来自夏朝。这个称呼来自汉武帝元封七年(公元前104年)夏五月改为太初元年,以立春正月即夏正为岁首。从那时开始一直到中华民国时代,约二千年间,都用夏正,因而一般叫做夏历。实际上它是阴阳历。汉朝时使用的是阴阳合历。汉历(农历 )可按如下方式推断:当月亮运行到地球与太阳之间成一直线的那天,为每个月的开始,称为(朔日)初一。一年中白天最长的一天为夏至,白天最短为冬至。

真正夏朝的历法叫“夏时”,战国时期的《夏小正》有一定的记载。夏朝的历法很明确属于太阳历,与埃及历法一致,这恰恰暗合了夏朝的宗主国是埃及帝国这一推测。同时“夏时”为北斗恒星历,以斗柄指向为准,凡是有七星崇拜的可以归入夏文化区。夏历一年分12个月。

商代历法为阴阳历(郭沫若),也是12个月为一年,但已经知道闰月。换句话说,商朝在继承夏历的同时,添加了西亚流行的阴历,成为阴阳合历,显示了他们的西亚背景。

前面我们推测了中国夏、周接受埃及影响,商朝接受赫梯帝国的影响,后者属于西亚一脉。现在我们来看看古埃及与西亚的历法,他们假如与“三代”的历法合拍,就说明我们之前的推测是成立的。

 

结果是这样的:

古埃及使用的是太阳历,即阳历。这与中国的夏朝一样。根据阳历的日期,在一年中可以看出四季寒暖变化的情况,但在每个月份中看不出月亮的朔、望两弦。如今世界通行的公历就是一种阳历,平年365天,闰年366天,每四年一闰。西亚的两河流域与埃及太阳历不同,他们自古有月亮崇拜,他们的历法根据月亮圆缺变化规律创立,因此叫太阴历,即阴历。太阴历一年为12个月,大月30天小月29天,全年354天。这比地球绕太阳一周的实际时间少了11天。所以每隔几年就要置闰月。

商朝果真舍弃了夏人的纯阳历,采用了阴历+阳历的方式。由于历法就是当时的意识形态,所以或许有这样一种解释,夏朝与埃及帝国都有太阳崇拜。赫梯人本来有太阳崇拜,但入主西亚却入乡随俗地采用了阴历,所以有了阴阳合历。

周朝的政治总后台是埃及,所以他们没有继承商朝的阴阳合历,重新使用了纯阳历,这实际上也是对夏的继承。很可能这也表明他们有原始太阳崇拜。另外,他们的岁首与犹太人是一致的。

“三代”历法验证了我对于“三代”和宗主国的推断是正确的,或者说没有与我的推断发生明显的矛盾。

秦颁布了著名的《颛顼历》,果真是与商朝一样的阴阳历。另外,他们以十月为正月。这与“三代”都不同。

犹太人确定的历法是从两千多年前开始的,不能追溯到与中国“三代”加以对比的时代。不过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犹太人近两千多年来一直使用阴阳历,即每年按阳历的三百六十五天,即十二或十三个月,每月则有按阴历的二十九或三十天不等。这与中国人高度一致,中国自秦汉至今也一直使用阴阳历。

中国人“过年”的习俗至迟从周朝已经开始。过年放爆竹的习俗或许是一种火崇拜的遗迹,这与犹太人的光明节不知道之间是否有什么关联?作为位居东西方交流大通道的中心地带的新疆,生活在那里的哈萨克人也有类似的习惯。

五天的春节欢庆实际上是古埃及人的习俗。所以春节可能是夏、商带到中国的。《吕氏春秋·季冬记》记载,在新年的前一天用击鼓的方法来驱逐“疫疬之鬼”,有人说这就是春节前的“除夕”由来。“除夕”第一次出现在文献中是西晋(公元266年—316年)的《风土记》。除夕“熬年夜”这一传统很可能是犹太人习俗。犹太人“日”的计算方法是从日落为每日的起点与终点,并且是先黑夜后白天。所以,中国人春节的起点就是初一前一日的日落,因而最热闹的“除夕年夜饭”就是春节5天欢庆的起点。

另外,犹太人与中国古代一样,最初是把每天分为12个等份。

 

语言文字

假如夏人确实与山西-河南一线的夏文化相关,这意味着当时的黄河中游地区的上层精英社会曾经通行印欧语,而下层普通百姓则操原始汉语。后人经常提到的所谓“雅言”,很可能就是印欧语,就是吐火罗语,就是“夏”语,这样有中国学者认为汉语和印欧语有深层关联也就得到了解释。而接下来的商朝,则是一种更多融合了北方草原阿尔泰语的语言,尤其是东北红山文化一系的方言。“雅言”因为有国际性、流行性,也是“三代”王室的母语,所以直到西周“雅言”依然流行。可能东周开始“雅言”随着印欧人在东亚的失势而逐渐失去魅力,反而东亚原始汉语与甲骨文结合开始占据主动,也与“雅言”逐渐彻底分离。

殷墟发现了大量来自新疆的玉石,可以肯定有一条商路与南疆一直畅通无阻。由于新疆地区受印度河文明的影响很重,所以,我在《汉字起源新解》中认为,商朝的甲骨文肯定受到过来自印度河文明区域早于甲骨文的文字的影响(第二影响来自地中海东北地区)。印度河流域是中东新月地带人类早期文明进入中国的隐蔽的“二传手”。

亚伯拉罕”的祖先尽管来自欧洲,但却长期驻留伊朗山区,之后在西亚称王,然后进入埃及,然后再出埃及、进入西亚。这种高流动性与独特性使犹太人形成了自己的语言特色与文化特色。至于文字,他们可能一直使用迁徙地的成熟文字体系,一直到字母文字出现后才创造出了希伯来文。他们的远途国际贸易经历使他们成为世界上最有见识的一群人,转而铸就了罕见的“智商”和“财商”, 自古至今对这个民族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xia017

(图为春秋战国时期的所谓蝌蚪文图)

春秋战国时期的所谓蝌蚪文我想应该是新疆的佉卢文。

 

宗教信仰

截止摩西时期犹太教的出现之前,希伯来人一直有火崇拜与山崇拜的嫌疑,而亚伯拉罕可能是一个早期火崇拜的领袖,是个“炎帝”。无论塔里木盆地的圆形古墓建筑,还是后来的波斯的祆教,都可能与这个古提人的信仰传统有关。中国“三代”假如来自亚氏的后代,肯定接受他的信仰。

炎帝与祝融是中国最大的两个火神,而且祝融是炎帝的后代,他们一脉相承。“炎帝”的“炎”不仅发音与“亚”接近,而且由二个“火”字组成,很可能“炎”是一个名为“亚”的火神的音意合体字。“炎帝”很可能就是亚伯拉罕。而且中国最兴盛的火神崇拜地区一个是陕西宝鸡,另外一地是江南楚文化所在地,这也符合夏、周影响的结果。当然“炎帝”在中国还有其他的身份,比如他也是农业文明的传播者。后来的波斯祆教应该是在同一个地区对于古提人的原始火崇拜的继承。中国地区的燔祭习惯与火崇拜实际上一直保持到20世纪。中国地区在农业时代一直遍布火神庙,说明曾经被火崇拜广泛覆盖。

许多人以为中国“三代”假如来自《旧约》人物,那么就必定信仰犹太教,这是错误的。因为犹太教的产生晚于夏,不早于商。所以“三代”早期是不可能有犹太教的。商朝期间的宗主国是赫梯帝国,所以其信仰应该保持相对一致性。

但可以肯定的是,所谓“上帝”或“耶和华”的概念是在亚伯拉罕期间产生的,根据犹太人崇拜上帝的燔祭仪式,联系东方的火神崇拜,商朝出现的“上帝”与《旧约》的“上帝”应该有接近的同一内涵。太阳、火乃至后来的天是统一的,都指向光明,他们又转化为人格神“上帝”。在中国“上帝”与“天”是同一概念。中国上古时期出现的“上帝”与后来翻译《圣经》时的“上帝”是同样的汉字,甚至两地的“上帝”发音一致:中国人称之为ShangDi(上帝),古希伯来人称呼为Shaddaj,这不可能是一种对“上帝”称呼的巧合现象 ,而是同源传播关系。

到周朝出现在历史的地平线时,犹太教也已产生。西周的确发现了从西北羌族地区开始的禁止养猪的考古事实,这一现象一直延伸到东北红山附近——这里既是商朝的发源地,也是周朝时鲜卑人的封地(鲜卑与希伯来乃至西伯利亚很可能有同源关系)。我认为这就是犹太教在东亚的影响痕迹。犹太教的许多清规戒律即便在西亚也并不是一直得到很好的贯彻,人们一度还丧失了信仰,所谓在历史上消失的以色列十个支派就是如此,因为人们至今还没有发现这十个支派的踪迹,说明他们也已经可能丧失对犹太教的信仰。因此,犹太人在到达东亚的漫长历史进程中逐渐丧失犹太教信仰,甚至改宗别的信仰都是可以理解的事情。比如西周禁止养猪的现象到东周时就不再明显,这似乎就说明犹太教在东亚的失传。但我怀疑公元前6世纪时孔子开始提倡的儒教就是犹太教的遗脉,只是已经变异得面目全非。而他提倡的“礼”是否就是来自“利未”这个祭祀族群呢?

排查中国古典,在涉及“三代”早期的《尚书》里,很明显“上帝”信仰出现于商朝与西周,不出现于夏。读涉及东周的《礼记》和《左传》,发现“上帝”出现率明显降低,并且在周朝“上帝”逐渐被“天”的称呼所替代,但“上帝”信仰体系依然对当时的社会有约束力。到《战国策》几乎看不到“上帝”与“天”的影响力了,这与猪骨在华北的重新再现形成逻辑关联。实际上这些就是犹太教在中国的命运体现。另外,犹太教在中国的排他性没有得到很好贯彻,因为即便在“上帝”存在时期“三代”的占卜等巫术活动都很兴盛(但有人解释其为向上帝问询),甚至周朝祭祀时还能看到用猪祭祀的事情,但羊的地位更高是个事实,而羊是《圣经》信仰的象征符号。所以“三代”时期可能是一种多神崇拜并列状况。

 

亚伯拉罕的后代与“炎黄子孙”

中国人至今一直自称是“炎黄子孙”。可以肯定,亚伯拉罕的长子、长孙的后代,这些人要么融会于东亚人中间,要么散落在北方蒙古草原与中亚的突厥人中间。所有整体的汉人都与这些来到中国腹地的古代印欧人进行了大面积通婚,最终同化在一起了。中国人传说的祖先“炎帝”很可能就是指亚伯拉罕,这个崇拜核心是丝绸之路的起源:关中平原。这里正是周人的活动核心地带,中国最大的炎帝庙就出现在这里。

传说炎帝生活在大约5千年前,而黄帝则是4500年前的人,但是这些传说很可能被其后代夸大了,这些时间不一定准确。比如黄帝一直被认为是驾着战车进入中国的,可是直到今天中国在考古中并没有发现过超过3750年前的马车。但有一点是可以相信的:炎帝是黄帝的长辈。

在中国神话传说中简狄(亦即Judith)是黄帝的伯母,从人物关系、时间以及人物特征看,黄帝很可能是指以色列人的祖先雅各(即以色列)或他与其子约瑟的合体,他们是周人的祖先。在《旧约》中,雅各与以扫是双胞胎,约瑟是雅各的儿子,他在埃及位及人臣显赫一时,连法老都尊让他三分。也有人认为约瑟实际上后来篡权,就是法老。所以假如黄帝是简狄的侄子,那就是约瑟。在中国的神话中,这俩人的关系不错,还在军事上曾经相互支援。

有关炎、黄神话在中国的传诵很可能是周朝末期贵族们的编造渲染,也有可能是一定史实基础之上的发挥。甚至有关夏朝还有一套夏前的神话,就是众所周知的尧舜禹神话,这些人都是夏之前的圣贤,他们的编造者与传播者可能是来自埃及的夏王室成员。现在有人把这些夏祖先神话人物与古埃及同期的君王系列做出了对应研究,结果很有趣:中国人传说中的夏祖先大禹就是古埃及的蝎子王(Narmer),尧对应于IryHor,舜对应于Ka[26]。甚至有些中国的夏史可能直接拼凑进古埃及的历史。

今天的犹太人实际上是亚伯拉罕次子(以撒)、次孙(以色列)的后代。按照中国人的风俗,长子、长孙更有地位,是正支,所以他们才有资格与宗主国联姻建立国家(“三代”)。次子是次要的偏支。但犹太人由于是次子的后代,所以在《旧约》中故意诋毁并模糊了长子们的功业,只是说他们在东方立国。

许多中国基督徒希望了解耶稣与中国有什么血缘关系。按照《旧约》耶稣是亚伯拉罕的第52代孙,其根系在亚伯拉罕的次子以撒。中国的夏王朝是由亚伯拉罕的长子以实玛利与母亲夏甲建立的,所以他们的关系必须追溯到亚伯拉罕才是同源。商是以撒的长子以扫与妻子简狄建立的,不过耶稣是以色列这支所出,又不一样了。周朝与耶稣的关系相对较近,他们理应是大约3千年前大卫的近亲。不过,无论如何,那也只是中国的“三代”建立者也就是王室的血统,其单倍群很可能是印欧人的R,而普通中国汉人的血统多属于O型单倍群,只有新疆人与犹太人的大面积重合接近。但东亚人已经与他们广泛混血也是个事实,早已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也不否定个别汉人就是这些王室的血脉发展过来的,这些人可能占据今天中国汉人大约2%的含量,汉人中大约有1千多万人属R单倍群,他们中间的部分人可能与犹太人真正同源。也就是说,中国汉人中间存在着一个隐蔽的“亚伯拉罕国”,其人数超过了今天以色列国的总和。所以,假如炎、黄真是来源于以上所述的途径,那么北方草原人和新疆人更应该被称呼为“炎黄子孙”,只是大家都忘记了远古真实的历史,现在倒是只有中原的汉人自称“炎黄子孙”,这可能是因为“三代”的发生地在中原,而且汉人记录了这些历史,并继承了“三代”的文化。

所谓“华夏”,“华”有“光华”之意,来自火、太阳或光明,是“炎帝”所倡导的信仰;“夏”即中国第一个王朝,代表了高度的文明。所以合起来的“华夏”既表达了对祖先“光明”的信仰继承,也表达了一种对“文明”的肯定与向往。

xia018来源:香柏领导力

新原顶级域名

便捷获取资讯请用微信扫码关注: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中知网”、”k35-cn“,关注“中知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天府互联”或“tyfoonet",关注“+互联网”生态+++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中知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