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昂:我所认识的以色列(上篇)

导言

对于基督徒而言,以色列是个圣地,也是心中的家园,陆昂记录了自己亲历以色列的信仰之旅。与普通游记不同的是,陆昂将目光聚焦在人文的层面,从深层次去思考关乎信仰、关乎生命的种种。笔触细腻深邃,值得一读。

lu001

以色列,对每个人来说几乎都是一个非常独特的地方。

从地理上看,以色列并不遥远,但是从我们的认知上讲,她却是非常遥远和神秘的。遥远不只是地理上的距离,更多时候是心理上的,这似乎像极了世界上很多人对中国的看法,因为不了解,所以觉得神秘。

“以色列”这个名字源于《圣经》,希伯来语的意思是“与神角力者”。在《创世纪》中记载,犹太人的先祖亚伯拉罕是敬畏神的人,上帝与他立约,拣选他的后裔(就是犹太民族)成为上帝的选民,并赐给他们迦南(即当今的以色列地)作为地上永远的产业。亚伯拉罕的孙子雅各个性独特,曾在雅博渡口与神摔跤,因为他“与神与人较力都得了胜”,被上帝赐名“以色列”。所以,以色列最初是指一个民族而非地名。据说,在以色列建国选址时,曾经有很多的考量,但最终还是选择了现在的这片“应许之地”。在过去三千年的历史中,犹太人视以色列地为自己的民族和精神生活的核心,“与神与人较力”不仅构成了犹太民族的文化特征,也生动地刻划了他们对于上帝的认识,以及他们与上帝的关系。

远眺圣城耶路撒冷

lu002

我不止一次听我身边去过以色列的朋友分享他们的感受。“虔诚”几乎是每一个人不约而同的印象,而“信仰”更似乎是我们谈论以色列绕不过去的一个词汇。的确,几乎每一个第一次踏上以色列国土、徜徉在耶路撒冷街道上的人,都无法抵御那种扑面而来的气息:那里的每一面墙上的砖石、每一块脚下的石板,都仿佛在诉说着这个民族久经患难的历史,犹太民族无声的坚韧,就这样顽强地弥漫穿梭于这座和平之城的老城与新城中间,挥之不去,触手可及。

可以说,信仰是犹太民族乃至以色列整个国家最坚实的纽带,最牢不可破的基石。但是,世界上似乎少有这样的国家和民族,她的宗教信仰和她的文化如此地血脉相连、密不可分,乃至于他们对于宗教与信仰的解读也与我们通常的认知大相径庭。所以,当我第六次踏上以色列的土地时,对于信仰这个词汇的使用,也变得格外谨慎。

虔诚的犹太人在哭墙向上帝祈祷

lu003

众所周知,耶路撒冷是三大宗教的发源地。无论是犹太教、天主教或基督教、以及伊斯兰教,其根基都出于古老的犹太教,其宗教文化传统都奉亚伯拉罕为先祖。因此,对于以色列来讲,与其说是信仰,不如说是犹太身份的认同和犹太文化的血统,才是联结世界各地犹太人的真实纽带,是这个民族历经劫难仍能够枝繁叶茂的基石。

当我们翻阅历史,回放犹太民族一次次被掳与反抗的画卷,想象着以色列人在这片土地经历着亚述、巴比伦、波斯、希腊、罗马、拜占庭等古国的统治,逐渐衰落并遭驱逐,散于全球各地,尤其是当我们站在马萨达宏伟壮观的城堡遗址面前,感叹着奢华堡垒宫殿的高超建筑技艺之时,也不得不为着第一次犹太罗马战争悲壮惨烈的场面而动容。

当时,罗马人占领了耶路撒冷,对犹太人大肆杀戮。幸存的犹太人纷纷携带家眷,投奔易守难攻的马萨达要塞。这里曾是希律王的王宫,仓库粮食充足,雨水被设计精巧的水源供应系统收集起来,后备充足。

这最后的一座壁垒罗马人围攻了整整3年,最后他们用重兵切断水源,才使坚守三年的要塞被攻陷。然而,城陷前夕,当最后的自由之地也无法保有时,城堡中的967名犹太人选择了集体自杀。他们推选出十名勇士作为自杀的执行者,所有人都甘愿接受自己的亲密战友的击杀。最后有一名勇士在处死其他杀手后自尽。就这样,罗马人经过三年殚精竭虑而拓道攻下的,不过是一座死城和967具尸体。

lu004

马萨达之后,犹太遗民开始了在世界各地长达19个世纪的流浪。今天,马萨达早已是一片废墟,威严肃穆地挺立在犹地亚沙漠中,面向死海,成为犹太民族伟大历史最耀眼夺目的见证之一。

我们不禁要问:是什么力量赋予了这个民族“士可杀不可辱”的勇气?是什么力量驱使着这个民族从18世纪开始,契而不舍地做着各种回归以色列家园的努力?

答案也许可以追溯至3500年前。早在摩西率领以色列人出埃及时起,以色列人就有了血脉相传的信念:不再做奴隶,逃出“埃及”,回到迦南那片“流奶与蜜的应许之地”!无论经历多长时间的“旷野”,上帝的应许终将实现。这种信念已经构成以色列人的文化基因,不容置疑,愈挫愈固。

出埃及记

lu005

我曾经不止一次地去过圣经相关的地方,试图了解每一处景点跟《圣经》的关系、发生的故事。曾经的目的很纯粹:证明《圣经》的真实可信,证明上帝的存在。但是,我发现,犹太人的思维与我们有本质的区别,他们从来不去证明上帝的存在,而是认为上帝的存在是无需讨论的,是毋庸多虑的事实。他们世代传诵的妥拉《圣经》,经过几千年犹太文明的洗礼,已经成为一本又真又活的书,承载着生命,讲述着历史,见证着上帝自己的作为---His Story(“他的故事”)。即使犹太人中有不信教的人群,他们对妥拉的认信也是大同小异,区别也许只是宗教教义与文化知识上的不同而已。无论神学上对犹太信仰有何种解读,有怎样的阶段划分,耶和华上帝的存在都是被全盘接受的。正如《申命记》所说:“以色列啊!你要听,耶和华我们神是独一的主!”并且,信教的犹太人非常强调每个人与上帝的非常个人化的关系,强调对上帝认识的讨论、探求,强调每个人与上帝真实的经历。所以,他们从来都称耶和华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而不是笼统地说耶和华是拉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信徒们敬畏神、决不妄称神的名字,同时也坚信他们所信靠的神是活着的,每天都在发出作为的,所以每个人每天都需要寻求神、经历神,而这也刚好应验了以色列与神较力的特点。

lu006面向马萨达

到了以色列你会发现,除了那些所谓的“宗教人士”,用特殊的穿戴表明着自己的信仰以外,没有人把信仰挂在嘴上。但是,你又可以从他们的举手投足、言行举止间非常清晰地感受到很多犹太人对自己文化传统那份发自内心的敬畏,对上帝诫命的顺服与坚守。无论是对安息日的坚持,还是家庭成员的亲密无间,都无一例外地让我感动着他们的那份真实与真诚。在以色列,他们的信仰是根植于犹太文化的,这种信仰与文化的交融与密不可分,恐怕是其他族群罕见的特性。无论犹太人是否承认或宣称自己的信仰,他们都非常坚定而虔诚地坚守着自己的文化血统和传统,他们所否认的更多的是宗教化的意义和行为。所以信仰对于犹太民族或以色列人是植根于他们生命、血液中的DNA,是对他们自己所信奉的价值观的坚守,而不是用来标榜自己的标签。很多以色列人对于上帝的敬畏是刻骨铭心的,是对造物主发自内心的接纳与顺服,不是流于表面的仪式。他们的敬畏源于爱与尊崇,而不是恐惧与担忧。在以色列,所到之处,我所接触的每一个人,无论他是拉比,牧师,还是普通民众,我都可以真实地感受到他们与造物主之间那份水乳交融的信赖,感受到那份自然流露的尊崇与敬畏,全没有刻意表白的讨好与战兢。甚至,对于上帝作为和认识的讨论和质疑也成为他们信仰必不可少的部分,所以才会有所谓“口传圣经”的存在。

lu007行走在马萨达

这些经历让我明白,信仰是脚踏实地一生的功课,来不得半点儿虚假,不一定有什么奇妙和惊喜。我曾经有幸到一位犹太拉比家做客,与拉比面对面用希伯来文研讨圣经。那种感受非常特别。你会触摸到希伯来文的精准、生动,不住赞叹用希伯来文解读出的圣经实在是惟妙惟肖。难怪犹太教如此信奉《妥拉》,如此笃定地信奉上帝。在他们心目中,神的名是神圣不可妄称的,神是不可以随意讨论的,他们对于上帝的相信是与生俱来,自然而然的,不需要圣灵的帮助,不需要神迹奇事的佐证。这和我们国内基督徒有很大的分别,我们都特别渴慕圣灵的工作,期盼着奇妙的经历。所以,我第一次去以色列最大的愿望就是经历圣灵的洗礼。以至于我特意去约旦河再一次受洗,巴望着在哭墙的祷告会得到特别的应许,......但是,所有我的“期待”都没有如愿以偿。它让我明白,对于信仰而言,重要的是我们对自己所信仰对象的本质的认识和发自内心的信靠,不是经历的奇妙和梦幻。可以说,透过一次又一次的以色列之行,让我对信仰的本质有了更深刻、更准确的认识。

lu008地中海边

(原创作者:陆昂 嘉德在线 总裁,来源:香柏领导力??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新原顶级域名

便捷获取资讯请用微信扫码关注: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中知网”、”k35-cn“,关注“中知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天府互联”或“tyfoonet",关注“+互联网”生态+++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中知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